当前位置:首页 > 沈丽佳 > 正文

美国顶级石油分析师:降低油价对于拜登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摘要: 财联社5月30日(编辑 刘蕊)随着美国汽油价格正不断刷新新高,白宫正使出浑身解数,急于为国内汽油价格降温。然而美国顶级石油...

美国顶级石油分析师:降低油价对于拜登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财联社5月30日(编辑 刘蕊)随着美国汽油价格正不断刷新新高,白宫正使出浑身解数,急于为国内汽油价格降温。然而美国顶级石油分析师仍然认为,这对拜登政府来说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大宗商品市场数据分析公司Kpler美洲首席石油分析师马特·史密斯(Matt Smith)表示:“美国政府几乎没有什么工具,因为推动汽油价格的最大因素是全球基本面因素。你可以就国内供应做出决定,但如果对全球形势没有影响,就不会对加油站的油价产生影响。”

  释放石油储备对油价影响微乎其微

  近几周以来,美国汽油价格屡创新高。根据美国汽车协会的数据,上周五,美国平均每加仑汽油价格达到4.599美元,比去年同期上涨了大约51%。

  然而,即使在俄乌战争之前,美国的汽油供应已经处于紧张状态。

  史密斯表示:“(在2月份之前),美国的原油、天然气和柴油库存已经低于历史基准水平。与此同时,汽油需求正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而供应滞后,因为炼油活动仍然低迷。”

  美国下半年即将举行中期选举,然而目前高企的油价正严重伤害着拜登的支持率。为此,今年3月底,拜登总统下令在6个月内每天从战略石油储备中释放100万桶,以遏制汽油价格上涨。

  然而,据美国达拉斯联储经济学家本月早些时候的报告指出,美国加油站汽油价格的59%取决于全球原油市场成本,而美国的释放石油储备或增加产量等举措对于全球原油市场来说只能算是九牛一毛,在降低油价方面的效果微乎其微。

  拜登已经没有更有效的手段

  史密斯认为,在释放石油战略储备之后,拜登已经几乎没有别的更好办法来打压油价。

  史密斯说:“他们已经打出了他们最大的一颗子弹(释放石油战略储备)。这可能是已经压低油价的最好办法,因为从理论上讲,这些原油最终会流向全球市场。”

  据外媒几日前报道,为在中期选举前降低油价,白宫已与石油行业接触,询问是否可以重启关闭的炼油厂。但史密斯认为,拜登取得成果的机会微乎其微。

  他表示:“石油企业已经评估过重启和运营这些炼油厂的成本,认为这是一个不经济的提议。美国政府几乎无法让这些炼油厂重启——除非政府想自己投资,而这是不可能的。”

  美国能源部长珍妮弗·格兰霍尔德(Jennifer Granhold)上 周二表示,拜登尚未排除使用出口限制来缓解飙升的燃料成本的可能性。但美国的石油生产商已经对此表达了反对。

  美国石油协会的弗兰克·马基亚罗拉(Frank Macchiarola)表示:“限制美国能源出口只会造成市场进一步不稳定,削弱美国的能源领导地位,严重损害我们的盟友。”

  拜登政府还剩两个工具

  据史密斯说,政府还有两个工具可以用来降低汽油价格,但这些工具的实际效果可能有限。

  其一是放开燃油环保限制。美国环境保护署在5月份发布了一项为期20天的对高乙醇汽油混合物的紧急豁免,并且本周又紧急豁免德克萨斯州延长冬季级汽油的使用时间。此外,拜登政府还考虑进一步放开燃油环保限制,取消反雾霾法规。

  史密斯评价称,这一举措可以降低汽油成本,但对于降低油价效果不大,而且还会产生雾霾。

  拜登政府的另一项工具是在今年夏天实施联邦层面的汽油免税,目前佐治亚州已经采取了这一举措,暂停该州每加仑29.1美分的汽车燃油税。

  史密斯表示,减税可能有助于缓解油价上涨,但不会导致油价大幅下跌,尤其是在当前能源库存较低的背景下。

  史密斯认为:“拜登不能真正控制全球油价,尽管他们在战略石油释放上已经尽了最大努力。现在他们处于相当绝望的境地。这可能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发表评论